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最美的時光 (小說、電視劇整理)

網友自寫:陸勵成 x 蘇蔓番外

網友自寫:陸勵成 x 蘇蔓番外

續–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番外3 by ananan219

我讓朋友給我聯繫西部的學校,等接到通知,才發現學校是在陸勵成的家鄉。對於我這大城市裡來的高材生的到來,縣裡很重視,特地派車到機場來接我。熟悉的機場,熟悉的山道,卻是不一樣的我。記得上次來時我還是父母雙全,只是失去了愛情。如今父母都已離我而去,愛情也不復還,只剩我孤零零的一個人。看著山腳下流淌的嘉陵江水,開車的李師傅突然對我說:「蘇老師,第一次來嗎?我們這裡交通不方便,但是景緻是不錯的,現在腳底下流的就是嘉陵江。」「我知道,就是李白『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裡的那條江。」「對對對,原來蘇老師來過啊!」我抿嘴一笑,心裡卻想起了那個平時一臉嚴肅,卻事事都能幫我安排妥當的人。陸勵成不知道你現在還好嗎?宋翊,你現在還好嗎?

學校的條件比我想像的要好,校長姓余,人很和藹,笑起來眼睛彎彎的,讓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媽媽。支教的教師一般只教一年級的語文,余校長知道我的英語非常好以後,就跟我商量是不是能把五六年級的英文都交給我來上。

第一天上課,上的是五年級的英文課。我早早的到了教室,懷著一顆忐忑的心看著學生陸陸續續地進了教室,孩子們陽光般的笑容溫暖著我的心。「蘇阿姨?!你怎麼在這裡?」「晶晶!」天吶!晶晶居然是我的學生。我趕緊把晶晶拉到一旁說:「晶晶,我在這裡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密,家裡人誰也別告訴,特別是你的小叔,不能讓他知道。如果你家裡人知道了,那我就會離開這裡不教你了。」「蘇阿姨,你為什麼不想讓小叔他們知道?你跟他吵架了嗎?」我一臉尷尬,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正在躊躇之間晶晶又開口了「蘇阿姨,你的英文很好嗎?」「很好啊!不相信你可以考考我。」「我相信你,我喜歡你做我的老師,我不會告訴小叔他們的。你放心!要不我們拉勾?」「好,拉勾!」

晶晶真是個聰明的孩子,也很用功,她的英文進步的很快。別看她小,還真是個說到做到的孩子,我在這裡快一年了,除了晶晶,陸勵成家沒人知道。又到過年的時候了,孩子們都放寒假了,只有我一個人留在了學校裡。大年三十的中午,晶晶提著一個籃子來到了學校,我突然想起了去年的這個時候,陪我坐在花圃裡一起把酒言歡的那個人。晶晶遞給我一個兒童水壺,裡面是高粱酒。晶晶抱歉的對我笑笑:「我沒敢讓奶奶知道,所以拿不到醪糟了,只給你偷了點高粱酒。」這已經很好了,我舉杯對她一笑。「蘇阿姨,今天不去我們家吃年夜飯嗎?今年小叔沒回家,奶奶有點傷心,但是她看到你肯定會很高興的。」「謝謝你,晶晶。記住我們拉過勾的。千萬別讓你家裡人知道。」「可是,蘇阿姨。明年苗苗就會上一年級了。」「那你能不能說服他也保密呢?我想你有這個能力的。」「好吧,我會讓他保密的。」

晚上,我的手機響了起來,野地裡風吹得凶,無視於人的苦痛,彷彿要把一切要全掏空。往事雖已塵封,然而那舊日煙花,恍如今夜霓虹。也許在某個時空,某一個隕落的夢,幾世暗暗留在了心中。等一次心念轉動,等一次情潮翻湧,隔世與你相逢。誰能夠無動於衷,如那世世不變的蒼穹……不想只怕是沒有用,情潮若是翻湧,誰又能夠從容,輕易放過愛的影蹤。如波濤之洶湧,似冰雪之消融,心只顧暗自蠢動,而前世已遠,來生仍未見,情若深又有誰顧得了痛……鈴聲依舊沒變,可現在知道這個號碼的人只有一個。「蘇蔓,我親愛的妹妹。新年快樂!有沒有想我?」「麻辣燙,我很想你。什麼時候能來看我?」「我現在的治療進度還不錯,估計明年我就可以結束修煉出山來看你了。你那有沒有帥氣的小夥子,如果有記得給我留著……」

一年的支教生涯,讓我從原先的傷心中慢慢的沉靜下來。對曾經關注了十年的宋翊,不再主動去探尋他的消息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時常會想起他和我在紐約的浪漫甜蜜,還有他讓我夢醒那一刻的失望痛苦。漸漸的,我除了想起他,還會想起那個被我強行坐了對面椅子的人,那個不知道我是誰就借給我錢的人。那個陪我演戲陪我喝醉陪我抽菸的人,那個會燒一手好菜的人,那個帶我到家,到他的秘密花園,並且在我遭遇到人生最大打擊時,幫我安排好一切的人。我知道我不是他的什麼大客戶,他也實在不像是一個會對普通朋友那麼用心的人。有時候,我不僅會問自己:陸勵成,你對我到底算是怎麼回事?

一邊喝著高粱酒,一邊不由得哼了起來,野地裡風吹得凶,無視於人的苦痛,彷彿要把一切要全掏空。往事雖已塵封,然而那舊日煙花,恍如今夜霓虹。也許在某個時空,某一個隕落的夢,幾世暗暗留在了心中。…… 突然想起了他曾經說過這首歌版權是他的。在這新年的夜裡,看著村子上空綻放的煙花,對著星空我舉起酒杯,宋翊你還好嗎?陸勵成你還好嗎?祝你們新年快樂!

支教的第二年夏天,麻辣燙如她所說的來看我了。看到她的隱形眼鏡,我有點心疼。但是看到她還是以前那副沒心沒肺的樣子,我又開心起來了。麻辣燙已經變回我以前所認識的那個生龍活虎的麻辣燙了!她還帶來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人,宋翊!我帶他一起上山,他告訴我他愛我,天吶!他說他愛我,我的心如同灌滿了蜜,眼睛亮如星子。我等待了那麼久終於等到他了。「我知道」我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沒想到,十二年後我還能握住我的夢。

山下小學前,陸勵成居然也和麻辣燙站在一起。聽著他笑著詢問我們的婚期,聽著宋翊說:「越快越好,免得夜長夢多,橫生枝節!」橫生枝節?會橫生什麼枝節?我忍不住去踩宋翊的腳。我把頭靠在麻辣燙肩上,其實是想仔細看看那個說「恭喜二位!」的人臉上的笑容是真還是假?他的笑容那麼真誠,居然看不出半點虛偽,難道他對我並沒有什麼?想到這裡我的心居然有那麼一點點難受。

宋翊執意要我跟他一起立即回北京,我心裡有那麼一絲不快,因為我想把上半學期教完再走。雖然正好是在放暑假,到9月份開學,代課老師是能找到,但是要找個水平好一點的老師,肯定是有困難的,我教了孩子們,就該對他們負責,怎麼能說走就走?但是宋翊就是不理解,不願意,甚至自己跑去跟余校長談,我不知道他跟校長說了什麼,余校長居然答應讓我走了。

走的那天,好多孩子都來送我了。我心裡很難過,我覺得我不是一個好老師,沒有對他們負責到底。人群中我沒看到晶晶,想起我們在她獲得市一等獎時,曾約定一起為獲得省一等獎,甚至全國一等獎一起努力,想到現在的離去就等於是我欺騙了她,讓她失望了,想到她對我的守信,我的心更加絞痛起來。

回到北京,宋翊說要給我一個驚喜。他帶我來到我原來的房子樓下,帶我上樓,打開了我原來的家門。房子裡的一切都沒有變化,就如同我昨天才離開一樣。「宋翊,居然是你買下了我的房子!」我心裡的感激難以用語言來表達,原來他的心底深處真的是深愛著我的。即使那時候他還是麻辣燙的男友。如果不是愛,我不知道還有什麼理由能讓他幫我買下這個房子,也不知道有什麼理由能讓他保存的這樣完好。我說不出任何話,唯有走到他身邊,緊緊的抱著他,他一言不發,微笑著緊緊的擁著我。

宋翊說,我們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所以接下來的日子,就是見他父母,趕緊將婚期敲定。知道要去他父母家,我有說不出的緊張。那天我穿上了麻辣燙特地幫我挑選的深紫色的香奈兒套裝,還讓她特地找了個化妝師,幫我化了淡妝。宋翊來接我,看見我時說:「蔓蔓,你真美!」哼,看來人還是要衣裝才行啊!

宋翊家的條件非常好,他的爸爸媽媽都是退休公務員,他們對我很客氣,但是我卻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他們看起來很親切,卻帶著疏離的審視,特別是他的媽媽,好像要看仔細像我這樣一個長相家世都很平凡的女孩,到底用了什麼手段才勾引到了他們如此優秀的兒子想娶我一樣。在那樣略帶怨念的強大的氣場下,我自然是連大氣也不敢出的,還時刻注意著自己的言行舉止,生怕哪裡做得不得體。整個晚上,我的神經都高度緊張著。終於等到可以告別離去的時候了,當大門在我身後關上的一剎那,我渾身居然有要虛脫的感覺。宋翊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緊緊地抱著我,把我送回了家。回到家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心裡不僅想起了另一個和藹可親的老太太,雖然我聽不懂她講的是什麼,但是她對我的喜愛,我全部都能感受得到。

我能隱隱感受到宋翊的父母對我好像並不那麼滿意,我提出想緩一緩我們的婚禮,因為死去的媽媽曾經對我說過,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但是宋翊說他是他,他父母是他父母,讓我別那麼在意。在他的堅持下,我們還是開始籌備起婚禮了。我和宋翊忙著拍婚紗照,訂酒席,印請柬。那天我到MG去送請柬,Peter,Karen,Young,Helen的請柬我都親手交到了他們手上,陸勵成他不在,我心裡有些許悵然,Helen說他的請柬交給她就行了。臨走的時候,Helen特意送我下樓。她跟我說她最近一直在一個論壇上追一個連載的帖子,非常有趣。還說那個連載我也肯定會喜歡,還說今天下午她就會把那個帖子的鏈接發到我郵箱裡,大有等我看完,我們得一起好好討論討論的意思。不禁讓我想起那時我們兩個人每天工作忙得要死,還邊追《步步驚心》邊討論的情形。我點著的頭答應她我一定看,收到她鏈接就看,她才放心的轉身離去。

這個帖子是論壇裡很熱的一個帖子,裡面講述了一個男人暗戀一個女子的故事。

講他為了忘記那個女子,特意派她到國外。可是,刻意嘗試的新生活終沒成功,反倒讓他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開口拒絕另一個女子,幸虧對方先開了口。

聽聞她沒有來上班,他為了去看她,臨時中段會議,可實際上他只是在她家樓下,坐在車裡,看著另一個人送她區醫院。

他半有意、半順勢地讓她和他一塊兒回家,她答應了,他卻緊張了,大晚上的給我打電話,問我和女子出行該注意什麼。

他為了接近她,很幼稚地給自己創造機會,週末大清早的打電話求我幫他去買急救箱,趕緊偷偷放到他家中,只為了有一段獨處的時光。

這個帖子記錄著他兩年來的尋找和等待。帖子的最後是這樣寫的:

「我想這個帖子已經走到結尾,因為結局不如我意。本來不想再寫,可大家和我一起在這個帖子裡相伴了兩年,我想我有義務告訴大家結局——他今天收到了那個女子的喜帖,很可惜,新郎不是他。」

花了大半夜看完整個帖子,我怔住了,這個帖子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Helen寫的,她記錄的我跟陸勵成之間發生的事情的。往事如電影般縈繞在我心頭,我昏迷是隱約看到的『牧馬人』,才明白為什麼他連回家的路也會開錯,還有堪稱奢華的急救箱。我的心迷茫了起來,陸勵成,難道你在暗戀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是又痴又傻又瘋,還沒氣質沒風度。你還知道我深愛的是宋翊,那你為什麼還會愛上我?

在電腦旁枯坐到天大亮才回過神來,看著自己的小房子,想到當年在我最需要的錢的時候,是宋翊偷偷將我的房子買下來,還保護的那麼好。心裡對自己說,我不能辜負他的愛,更不能辜負自己十二年的夢想。

雖然一夜沒睡,但是我一點也不累。起身洗了個澡,打算出去買點菜,晚上叫宋翊來家吃飯。路過家旁邊的中介,迎面走來一個人「蘇小姐?蘇小姐是你嗎?那套房子原來是你重新買回來了。那就難怪了,我想那麼離譜的高價怎麼也會有人接受的,不過買家是你蘇小姐就可以理解了,畢竟那裡承載著你很多珍貴的記憶,那多花點錢,也是值得的。」「你……什麼意思?」「哦,蘇小姐,你不記得了嗎?我就是兩年前幫你賣房子的那個中介呀!兩年前你的房子賣掉了,前不久你的房子以高出市場價很多的價格又轉了一次手,原來是蘇小姐你自己買回來住了,蘇小姐這次應該是長住不會再賣房子了吧!如果想換大房子,記得找我哦。」這下我徹底傻了,難道兩年前不是宋翊買的?那會是誰呢?為什麼宋翊不肯告訴我實話?我要的愛,那真正的愛情,那沒有猜測、沒有忌諱,可以不置一言,就安穩、快樂、平靜的愛情難道也要有隱瞞才能得到了嗎?我又想起了宋翊的那句橫生枝節,以及回北京後急不可待的準備婚禮。他到底在害怕什麼?想逃避什麼?

掏出電話打給宋翊,叫他立刻趕到我家來。宋翊說他正在跟人定婚禮現場的佈置,能不能討論好再回來。我對著電話大吼,「不行,你立刻給我回來!三十分鐘見不到你,我就永遠不想見你了!」

不到三十分鐘宋翊就進門了,他的臉色很不好看,可是他看到我的臉色也不好,就走過來輕輕地把我擁進懷裡問:「蔓蔓,你怎麼了?今天怎麼那麼不講道理?」我不講道理?我只是要你快點回來就變成我不講道理了?我輕輕把他推開,看著他的眼睛問:「宋翊,你是什麼時候把我這套房子買下來的?你說你怕橫生枝節是什麼意思?你到底為什麼那麼急著要結婚?」他鎮靜的看著我:「你都知道了?你是不是見過陸勵成了?那你現在還決定跟我結婚嗎?」我吃驚的看著他「你是什麼意思?」「蔓蔓,經過那麼多事以後,你覺得你對我的愛還像當年一樣的堅定嗎?我瞭解陸勵成,像他那樣的人,如果沒有愛上你,是絕對不會那麼多管閒事的。而你的心,已經在被我傷害後不知不覺的向他傾斜了。只是你自己沒意識到而已。也許我真的只是你的一個夢,儘管我不想承認,但是真正能帶給你幸福的會是他而不是我。看著你在我家裡戰戰兢兢的樣子,我就知道你不屬於我。蔓蔓,現在我是愛你的,你也覺得你是愛我的。我在你眼中是那麼完美,所以跟你在一起時,我也得不斷的提醒自己,我只能給你看到我最好的一面,但是人不能一直繃著生活在一起,一直繃著的我總有一天會崩潰的。你想想如果讓你整天跟我爸媽生活在一起,對你來說是不是一種痛苦?蔓蔓,去找陸勵成吧!你在他面前是最放鬆最自然的,說明你心裡有他,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蔓蔓,我們的婚禮取消了,請你遵從自己的心,去找尋自己真正的幸福吧!」說完他轉身離去了。

我呆呆的站在那裡,我的心一團亂麻,不知不覺間夜幕已經降臨到了這個城市,我不知道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是去追宋翊還是去找陸勵成?突然間我無比懷念鄉村小學的天空和孩子們的笑臉,我掏出電話撥通了余校長的電話。當我再次出站在講台前,看著孩子們的笑臉,看著晶晶閃亮的含著驚喜的眼睛。我知道我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轉眼又到了寒假,快過年了。大年三十的中午,我不知道在期待什麼,是晶晶的酒菜還是……。

用手機大聲播放起那首歌

野地裡風吹得凶,無視於人的苦痛,彷彿要把一切要全掏空。往事雖已塵封,然而那舊日煙花,恍如今夜霓虹。也許在某個時空,某一個隕落的夢,幾世暗暗留在了心中……。

「這首歌可是我的版權,你聽的時候有沒有像當年承諾的那樣想起我?」聽到聲音,我看到了那張我總是忍不住就會想起的臉,眼淚瞬間充滿了我的眼眶。他走過來,放下籃子,把我擁進懷裡「蔓蔓,晚上跟我回家吃飯吧!家裡都等著你呢!」

「傻瓜,為什麼不早點來找我?難道你不怕我又走掉了嗎?」

「因為我聽Helen說宋翊取消婚禮,而不久濤子又給我來了電話說你又回村裡教書了。我不想那個時候就來找你,我想你需要時間獨自考慮,想要你看清楚你自己的心再做決定,我不想給你任何壓力。蔓蔓我愛你,但我更願意看到你幸福。如果你依然選擇了宋翊,我想我還是會保持沉默,送上我真心的祝福的。」

晚上,我們又被鞭炮炸得逃到了樹林裡,孩子們開始放起煙花來。在璀璨的煙花下,他緊緊地抱著我,這一次,我看著他慢慢俯下身子,我沒有選擇逃開而是迎向他,沉醉了在他的熱吻中。


番外的番外! by 一天明月白

他一路狂奔,逢河過河,遇坎跳坎,從田間地頭連蹦帶跳地跑著。他快樂得就像個孩子,這一生,從沒有覺得自己距離幸福如此近。

陸勵成一口氣跑到學校門口,彎著身子,劇烈地喘氣,幾個老師看他穿著氣質不像本地人,都盯著他。

一個男老師笑著問:「你是來找蘇老師的吧?」

先是一愣,隨即一副瞭然的神情點著頭,也是,村子裡的人都是衣著樸素的,蘇曼就是穿的再怎麼簡單,也還是和村民有著區別的。

男老師笑著手指著不遠處的一間教室說:「蘇老師正在上課呢,不過也快到時間了,你再等一會吧,陸勵成笑著和男老師道謝著。等男老師走後,陸勵成看著那個盡在咫尺的用磚頭砌成的房子,蘇曼此時就在那個屋子裡,找了 2 年,等了 2 年的女人現在就在那個離自己幾步之遙的地方,陸勵成此刻卻忽然很難形容自己的心情,在這 2 年間,白天裡他還是 MG 的那個讓人又敬又畏的 Elliott。

這 2 年因為他在北京金融圈的關係網,以及 Team 的努力,做成了北京幾個超級大客戶,而 Elliott 這個名字也越來越頻繁的傳到紐約總部裡去。

他總是忙著在各個國家飛來飛去,每到一段時間,還要飛回總部,向紐約的老版做直接報告。可是只要他人在北京他就會下班後去那個新房子裡看看,其實有什麼好看的呢?到目前為止這個房子真的也就只是一個房子而已,不能算作一個家,因為房子裡面空空如也,走進去後,一面是刷的雪白的牆壁,一面就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走進去後一點家的氣息也沒有,可是每天,只要他在北京,夜幕降臨時,陸勵成還是會來這裡看一看,這似乎已經是一種習慣了,來到這裡陸勵成就會想著,希冀著這個房子有一天能夠被它的女主人,打扮成那種暮色降臨時,那萬家燈火中的一家。雖然不知道最後的結局會是怎樣,但陸勵成想著找到蘇曼後一定要告訴她,他心裡面的感受,但是他會尊重她的決定,至少他努力過了。

陸勵成在一步步的走進那間教室,教室裡的朗朗讀書聲,已經很清晰的能夠聽到了,陸勵成這短短的幾十步路走的異常緩慢,心理面也早已有了萬千種變化,剛才在跑來的路上心情是激動的,因為奔跑讓他沒有時間去思考問題,可是現在,他卻害怕了,他怕蘇曼給他的答案。雖然,這2年間他早已做好接受答案的準備,但是真的等到這一天,他還是怕了,他怕自己會輸,會輸給蘇曼與宋翊那段早於他認識蘇曼的十年時光,會輸給蘇曼心裡那段白衣翩翩的少年時光,這麼在心裡想著的時候,人已經來到的教室外的窗戶前,透過窗戶,看到蘇曼那比起之前微微瘦卻的身體,但是精神卻是好的,比起之前父母走的那段時間,蘇曼是在漸漸的回覆這的吧,此時下課的鈴聲打斷了陸勵成的思緒,也打開了教室的前後 2 間門,孩子們興奮的衝出了教室,彙集到操場上玩耍著,蘇曼最後一個從教室走出來,出來的時候看到了那個正把臉從窗戶上轉過來的人正是陸勵成時,不由的呆愣住,隨即,心裡也泛起了微微的酸楚,陽光下,這個男人穿著一件白襯衫,袖子捲了起來,褲管處還在微微滴著水,頭上還有微微的薄汗,顯然是在來這裡之前劇烈的運動過。

陸勵成此時真真是見到了蘇曼的真人了,開口時卻說道:「蘇曼,好久不見了,還好嘛,」

蘇曼含笑著點著頭,然後就邁步走了開去,陸勵成趕緊跟著走了去,但是並沒有並排著去走到她身邊,只是默默的走在蘇曼的身後,跟隨著蘇曼走出學校,來到了一個小山坡上。

此時蘇曼停住了腳步,回過頭去,面帶微笑的看著陸勵成,陸勵成略帶小心,謹慎的開了口:「蘇曼,2年前你沒和我說一聲就突然的走了,這 2 年也沒有任何的聯繫,這些我都不怪你,我也希望你能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平復心情,所以麻辣燙她不說,我也從來不勉強,但是 2 年了,我一直沒有停止過去找尋你,直到今天我回家時,晶晶不小心下才說出了原來你就在這裡,我找你,是因為我有一句話要告訴你,這句話是我早就該說了的,但是卻一直沒有說出口,今天我告訴你,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尊重你的決定。

「蘇曼,我愛你,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總之等我知道後,我就發現我陷進去的程度,比我自己想像的還有深」

「我知道」蘇曼在聽完後說,眼淚也早已從眼眶裡留出來。「你說的那些,我都已經知道了,但是請原諒我直到 2 個星期前才知道」

「啊」? 陸勵成看著蘇曼不說話,明顯是在等著蘇曼給出解釋。

「2 個星期前,學校裡的一個學生,突然發高燒,幾天都不見好,他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家裡只有一個奶奶,於是我就帶著他去市裡看病,但是醫生檢查不出什麼毛病,還說這樣下去很危險,建議我帶著他去北京試試,孩子很乖,知道去北京要花很多錢,所以醒來時就對我說:蘇老師,我們不去北京了,回家去吧,我不難受了,真的。

你不知道,這個孩子很聰明,學習也很刻苦,他才 5 年級,卻已經拿著一本初一的數學書在看了,我雖然我教數學課,但是每次課間,只要我在教室裡,他就會過來問我他不懂的問題,他真的是個很聰明的孩子,你只要稍微給他點撥一下,他立馬就能領悟,也許就因為這樣,我很喜歡這個孩子,看他在病床上難受的表情卻還和我說著他不疼的時候,我心裡是真的難受。就這樣,我當即決定帶著他去北京看病,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都要去試試。去到北京,孩子被確診了,雖然不嚴重,但是還是要住院的,他的父母不能馬上過來看護他,所以那幾天就我在醫院照顧他,那天,我正要從醫院出來是突然聽到後面有人叫我,我轉過頭去看,看到了 Helen」

說道這裡是,蘇曼抬頭看了眼陸勵成,陸勵成明顯也是一臉震驚的表情,還沒等陸勵成開口說話,蘇曼就又回憶起了 2 個星期前的和 Helen 的那場談話中

「真沒想到在這裡看到你啊,蘇曼,這 2 年你跑到哪裡去了啊,當初一辭職,怎麼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啊,你這 2 年是在哪裡工作啊?」

蘇曼笑笑說:「這段時間在幫朋友代課呢,這不,有個學生生病住院了,父母不在身邊,我就來幫著看看他」

Helen 聽完哦了一聲,隨後 2 人陷入沉默,Helen 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想開口說,卻又不是很敢開口的樣子,最後還是決定問出心裡的疑問「那你見過 Elliott 了麼?」

蘇曼顯然沒有料到 Helen 會開口問她這個問題,然後,蘇曼斟酌著開口說:「還沒有呢,我學生這幾天生病了,等過幾天他父母來了。我還要敢回去上課呢」,說完後,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補充了一句,「我教書的學校不在北京這裡」。Helen 像是沒聽到蘇曼的話似的,但是卻又在嘴裡呢喃著「哦,不在北京啊。」

蘇曼恩了一聲,然後說我學生還在裡面呢,我要去看看他,先不說了,我先走了,拜拜。

說完,也不等 Helen 回答就邁開了步子,等到快要走進醫院時,聽到 Helen 又開口叫她,蘇曼轉過頭去,Helen 說「蘇曼,有沒有時間,我們找個地方聊聊」

於是兩人就來到了醫院的花園裡,這天陽光燦爛,花園裡的花開得正是好,不時有護士推著輪椅上的病人從她們身旁經過,兩人坐到了一條長椅上,Helen 先開口對蘇曼說:「蘇曼,我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這個助理應當說的話,但是這幾年我是一路跟著 Elliott 過來的,看著他一步步做到今天的位置上,這麼多年了,他對我不緊緊是一個上司了,他的生活中,有時也會需要我幫他處理一些事情,所以,我知道的不緊緊是那個 MG 裡工作中的 Elliott。也因此我看到了一個男人那麼辛苦,不求回報的暗戀故事,連我也為這份感情動容,所以,我不希望他的付出和他對那個女子的愛真的就如秘密一樣,被掩埋在時光中,我希望那個女子知道,但是,我也尊重那個女子最後的選擇,今天我就要像那個暗戀故事中的女主人公說出我這幾年所知道的生活裡最真實的 Elliott。

「你為什麼這麼傻,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卻不讓我知道,蘇曼邊哭邊斷斷續續的說出話來,陸勵成把蘇曼抱在懷裡,柔聲的說著「別哭了,以前不說是不想增加你的負擔,今天,我來這裡只是想告訴你我一直想對你說的話,這些事情我不想告訴你的,但是沒想到你卻從Helen那裡知道了,但是,蘇曼,

說著陸勵成把靠在他懷裡的蘇曼扶起來,看著她哭紅的眼睛說:「我不想讓這些事情困擾你,成為你的負擔,今天無論你是怎樣決定的,我都會接受,但是請答應我,不要把我為你做的那些是來打擾你做出決定,我今天來,只是想說出我的心裡話,讓我沒有遺憾,不想讓你因為我的道來有心裡壓力,那絕對不是我想你表白的初衷。

說這話時,陸勵成一直緊緊的看著蘇曼,不讓她有躲閃他的機會,說完這些話後陸勵成說「我現在下山回家裡等你,我不想逼你,我等你一個人靜一靜,做出一個你心裡最真實的決定」

說完,陸勵成轉身就要往會走,這時,蘇曼的聲音卻清晰的迴蕩在山谷中「你不用走,我想我已經做好了決定了,這幾天我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等到今天看到你,我想我知道我心裡面的答案了。」

陸勵成聽蘇曼說完,身體猛的一僵,沒有回頭,背對著蘇曼說「是麼,你已經做好決定了,是什麼呢?」

蘇曼說著一步步象陸勵成走進,直道陸勵成感覺到有一雙纖細的手臂環繞在他的腰上,蘇曼說:「我愛你,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我到底現在還愛不愛宋翊,我想了很多遍,我一直在問我自己,我愛他麼?還是我現在應該狠他,結果,今天在教室裡看到站在窗戶外面的你,我終於知道我的答案了,我曾經愛過他,他是我青春時期的一段美好回憶,我因為追隨著他的腳步,所以才一步步的上了大學,進了這個圈子,但是,愛情終究會隨著時間消逝的,我們之前沒有什麼哄哄烈烈的愛情,來讓我永生難忘,我想我追尋的只是那段年少的美好時光,那個存留在少女的青春記憶當中的那個少年。

聽到這裡,陸勵成忍不住轉過身去緊緊的摟著蘇曼,儘管他自己也在輕微的顫抖著。。。。。。。。。。

過了好久,蘇曼的笑聲卻響了起來,陸勵成不可置信的看著蘇曼,他想不到前一刻還在他懷裡哭泣的女人,怎麼現在卻又看著她笑,蘇曼極力的想忍住,可是真的忍的很痛苦啊!「對不起啊,我不應該在這時候笑的,但是你剛才…」

說著蘇曼的眼睛在陸勵成的身上來回掃視著,陸勵成自己也把自己從頭到腳的看了一遍,這時候才發現褲子因為剛才來學校時急忙的過河而濕了一大片,自己卻根本不知道,而腳上的鞋子也是濕漉漉的,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眼下又聽到蘇曼現在絲毫不掩飾的笑聲,真是又氣又惱

蘇曼說「以前你挺人摸人樣啊,怎麼2年不見,你的穿衣水平就變成這樣了啊,說著還看到陸勵成的耳邊有了可以的紅暈,蘇曼更是來勁了,想到以前陸勵成得意的樣子,心想,好不容易等到一個他出糗的時候,她怎呢錯過,再說,以後是要過一輩子的,這時候就是要整整他,以後和他斗時,她才有資本啊,蘇曼此刻只恨自己身邊沒有個照相機把陸勵成現在的樣子照下來,於是,她有開口說「哎,
陸勵成,你耳朵怎麼這麼紅啊,你很。。。。。。。。。」

熱字還沒說出口,就被一片溫柔的唇給堵住了。在這個陽光明媚的初春,周圍花開正好,還好,一切都還來得及,,一切都還可以重新開始,對他和她今天的一切都還不晚。

【番外 1】

蘇曼正站在這棟2年前陸勵成買來的房子裡,房子是複試結構的,剛和陸勵成來看的時候,蘇曼自己也嚇了一跳,之前陸勵成就和她說了家具都沒買呢,但是蘇曼想著家裡最基本的東西燈具啊,電視啊,這些東西也肯定是有的

誰知等門被推開,蘇曼看到的第一眼,哎呀,怎麼說呢,此刻蘇曼腦子裡首先想的就是,完了,未來的幾個星期有的忙了,為啥?買過家具的人都知道,這些東西可是要仔細挑選的,家裡放的東西,肯定是要挑自己最喜歡的,但是,碰到自己喜歡的東西難啊,這時,蘇曼想到當初裝修自己那個小房子時,就已經累的夠嗆,和媽媽幾乎跑遍了北京賣家具的市場才買到稱心的,而這個房子,光是1樓的面積就是她原來房子的幾倍大了,在加上2樓要買的東西,天啊,蘇曼想,未來的日子啊,她又要成天的混跡於家具市場了

但是,看到陸勵成牽著她的手興奮的和她說著這裡要掛個吊燈,那裡要擺面鏡子,蘇曼卻覺得好幸福,這種暖暖的幸福透過落地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時,更是讓人動容。看到蘇曼在發愣,陸勵成就問怎麼了,想什麼呢

蘇曼回過神來說「陸勵成,我聽Helen說你很忙啊,在北京根本待不了很長時間啊,其實,哪裡是這樣的,只不過待在這個城市就會想到那個人,正因為不想讓自己那麼痛苦,所以才找機會,讓自己去別的國家,藉以工作的藉口,而這些差,他卻根本可以不用出的。

但是陸勵成卻沒有說出口,只是嗯了一聲,然後狀似隨意的說,我以後會減少出差的次數的,但是心裡卻補充了一句,會在這裡一直陪著你,讓這個家成為那萬千燈火中的一個。

沒先到蘇曼卻說,「哦,沒關係的,我知道這行出差是常事,只是我實在是覺得你的飯做的太好了,我之前都想好了的,你要是在家,晚飯就是你做的,然後我洗碗,但是,現在看來以後我大部分時間都是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不過,沒關係,你只要記得回來的時候給我帶點當地的特產就好了,最好是那種能吃的,要是吃的不好帶,你就帶些當地的小玩意回來也好的」

說完,蘇曼還看似很認真的對著陸勵成點了一下頭,以表達自己的決心,自己絕對是個理解自己丈夫工作的好妻子。

說完,只見陸勵成的嘴角抽了抽,蘇曼,心裡暗笑,哼,讓你以前欺負我,嚇唬我,以前要看你的臉色,現在大家平起平做,誰怕誰啊。

【番外 2】
晚上,陸勵成回到家中,鑰匙剛插進門裡,門就從裡面打開了,蘇曼抱著陸勵成說「生日快樂。」

是的,今天就是陸勵成的生日,早在下午的時候,陸勵成就收到蘇曼的短信說,今天下班早點回家,為你慶祝生日,有大禮物要送給你。

想到自己來北京求學工作十幾年了,除了,學生時期每逢生日時,還有同學給慶祝,到了工作後,隨著自己的職位越升越高,工作越來越忙,現在想起來,自己已經好多年沒有過過生日了。

想到這裡,陸勵成心裡一陣溫暖,抱了抱蘇曼,在她臉上親了親,蘇曼笑說,快去洗手吃飯了

一段飯吃飯,直到現在快要上床入睡了,蘇曼還沒有把禮物拿出來,陸勵成想著,蘇曼今天在短信裡說有個大禮物要送他的,不可能忘了啊,難道做的那頓飯就是送他的禮物?也不對啊,自己有時下班晚,晚飯蘇曼也是會做的啊,這沒有什麼驚喜,怎麼能算作禮物呢?

吃飯是就想問蘇曼的,但是沒好意思,哪有這麼大人了,問人禮物的,但是現在陸勵成實在忍不住了,於是開口問「曼曼,你是不是忘了給我什麼東西」

蘇曼:「嗯?什麼啊?哦,你是說你的生日禮物是不。」

看到陸勵成不好意思的嗯了一聲。蘇曼偷笑了一下,然後裝作很嚴肅的說「禮物啊,現在還不能給你呢,等再過幾個月吧。

陸勵成:「為什麼啊?」

蘇曼「現在這個禮物不再我這,不對,這個禮物也在我這,但是我拿不出來啊」

看到陸勵成滿臉疑惑的表情,蘇曼笑著決定不和他兜圈子了,拉著他的手來到自己腹部,說「這個禮物現在在這裡呢,我還沒有辦法給你,等到10個月後,我一定會把這個禮物給你的」

看到陸勵成一臉石化的表情,蘇曼那個得意啊,突然想到了麻辣燙的囑託,趕緊鬆開陸勵成的手,去包裡翻東西,翻出了手機,立馬跑到陸勵成身前,迅速打開手機蓋,但是,但是‧‧‧還是差了那麼0,01秒,陸勵成已經有所反映了,他回報著蘇曼,緊緊的抱著,嘴裡喃喃的說:「曼曼,謝謝你」

多麼溫馨的時刻啊,這時候,2只蝴蝶想起來,「親愛的你快快飛‧‧‧‧蘇曼從陸勵成懷裡起來,接起電話說「喂,」裡面立馬傳出麻辣燙激動的聲音「蘇曼,你照到沒,陸勵成石化的表情你照到沒,哈哈~~~~~~~~這丫的平常裝嚴肅,看他今天還給老娘裝不,曼曼,明天午餐我去找你,你把照片給我看‧‧‧」

看字還沒說口,就傳來陸勵成那冷冷的聲音「許小姐,恐怕要讓你失望了,蘇曼她沒有完成你的任務,那種照片你看不到了,說完啪的把電話掛了,看象蘇曼,蘇曼:「呵呵,我沒想照你的,真的,你要相信我。」

陸勵成嘆了口氣,接著又把蘇曼緊緊的摟著,一直這麼著摟著,蘇曼心裡想,這要樓到什麼時候啊,還睡不睡覺了,想完,又想到沒有拍到陸勵成的照片,心裡那個恨啊,只有把氣撒到手機上,心想,這個破手機,讓你給我漏音,讓你給我拍不到照片,明天就去把你換掉。

想對你說 (ノ>ω<)ノ

感謝您閱讀到最後,對文章有任何疑問歡迎留言給我,我會盡快回覆。

 

如果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請幫我點擊下方的廣告,讓我有更多的動力寫寫寫 (๑•̀ㅂ•́)و✧

guest
2 則留言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韓韓
韓韓
3 years ago

我直到最近才看了最美的時光的電視劇。小說早在多年前看完,當時正文無感,但看到陸勵成的番外時卻哭了,真不知道該不該說桐華對陸勵成的偏愛根本不自覺,才能把他的感情寫得那麼動人。電視劇的全視角給了陸勵成更立體,更生動的形象,而鍾漢良的演技,尤其是眼神,簡直讓人沈溺。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酒醉被蘇蔓送回家那一段:他裝醉,肢體都是酒醉的架勢,但幾個眼神卻清明:在車子後座凝視正在開車的蘇蔓,在床上被蘇蔓裹的像繭一般,背對著蘇蔓說她陪著他….都非常清楚地說明了,他在裝酒醉換取她的陪伴,只因彼時他已知道蘇蔓愛宋翊。

更不要說電視劇的番外一最後,從他撕照片到一邊開車一邊緩緩流淚的鏡頭。我想,小說裡的陸勵成若不是鍾漢良來詮釋,不知道還會不會這麼令人魂牽夢縈?番外二雖然給了糖衣,卻倉促草率,我反而無感。看了很多很多人為陸蔓寫了續篇,但都寫不到我心裡。偶爾看到一篇文章,寫他看小說時,所解讀的蘇蔓心情,這才真正地受到撼動。

看完電視劇,因為自己的心情無法收尾,日日在網上找最美的時光過往痕跡。無意中找到妳這裡,很喜歡妳的網頁版面,很喜歡妳為陸勵成收集的點點滴滴。於是忍不住想和妳分享上述那篇文章。妳好像很久沒寫部落格了,不知道是否還關注這個頁面?2013的劇集我五年後才迷戀上,此刻還真覺得孤寂,呵呵。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5792198/

muki
3 years ago
Reply to  韓韓

感謝你的留言QQ,有人也喜歡陸勵成好開心 XD
部落格真的有點長草了,所以現在才看到留言 >___<。陸勵成的番外真的好讓人揪心,我後來也時刻在關注桐華會不會再寫個以陸勵成為男主角的小說,可惜都沒有 O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