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每次看電影,我都會分做兩個角色:一個是專心享受電影的我;一個是客觀找尋導演想表達何種意思的我。但我卻忘了,所有導演也只是在說個「故事」罷了,只是小說家將故事用文字訴諸於我們,而電影導演則是透過影像與聲音讓我們映在腦海。不是所有電影,都可以跟導演有共鳴,如果我無法瞭解導演背後想要表達的意涵,那也無妨,就把它當成是一個「故事」,認真而輕鬆地看待吧:)。

這是我看完「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第一個感想。

那麼一言以蔽之:就是我看不懂少年PI的深意,所以用這樣的說法來包裝,掩飾我的狼狽 😛

少年PI偏向魔幻現實主義的風格,卻又帶著濃厚的宗教與信仰色彩,Pi想透過信仰找出自己存在的意義,或是生命的價值,但是他爸爸卻因為小時候生病,是西醫拯救他的緣故,放棄了神祇信仰改為相信有根據的科學。關於科學與宗教之間的愛恨情仇,相信高中有畢業的朋友,多少都可從歷史課瞭解一二。 Believe or not, 人們總是對「親眼看見」的事物抱持著高度的信任感,如果是從旁人口述而來的故事,也會以「符合邏輯性」或「自己的記憶」去判斷事實的真相,但如果,事實的真相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信的是甚麼」,那真相是否還有意義呢?

PI要探討的哲學概念已經超乎我腦漿能負荷的程度,我只知道無論有沒有信仰,我們對天地、對未知的事物,都需保持著尊重虔誠的心態,因為地球的居民不只有人類,透過導演李安的鏡頭,我們瞭解了水上未知的一切,不管是變幻無常的暴風美景,甚或是海底下優遊自在的魚兒,即使人類消逝了,地球也不會因此而毀滅,美好的事物需要我們用心去體會,PI帶領著我們暢遊了這近3小時的奇幻旅程,而你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景色在深海的角落嗎? 同樣老話一句,事實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信不信。

而少年PI裡頭演繹的親情,是最令我感到難過,以及難以忘懷的部分。無情的暴風雨就這樣瞬間捲走了大家的生命,句末PI瞭解到:「人生有無數的分別,你不能怎麼樣,就是不斷的放下,但重點不是放下,重點是你有沒有好好的道別。」聽完這句台詞我真的是當場飆淚,PI沒辦法好好地跟父親道別、跟哥哥哈維道別,即使母親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他也無法好好保護母親。

所以,我選擇相信第二個故事。朋友說如果我相信了第二個故事,我這部電影就白看了XD,但我還是相信第二個故事,因為對我而言,這才是我相信的血淋淋的真相。另外一位朋友因此推薦我看義大利電影美麗人生,看完了、又哭完了,演繹手法很棒,用歡樂去包裝悲傷很棒,但我卻覺得小男孩在這樣殘酷的環境下,是需要被逼著長大的,因為這就是你的人生,你的純真是爸爸用生命換取而來,這樣長大瞭解真相後,難道還要感謝自己的純真童年?而非怨恨自己用純真害死了父親嗎?
(扯遠,拉回)

這是我選擇相信的真相: 水手(斑馬)跳上救生船後,摔斷了腿,接著廚師(鬣狗)上了船,PI的媽媽(猩猩)也上了船。

奄奄一息的水手躺在甲板上,虎視眈眈的廚師想要砍了每個人(也許因為糧食不足),PI的媽媽也警戒的看著廚師,而PI(老虎)則躲在船裡。最後廚師殺了水手,也殺了PI的媽媽,PI心中的猛虎就這樣跳了出來,殺了廚師。

最後只剩下PI一人在船上漂流。當第二次暴風來臨,PI從瘋狂到絕望,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最後在船停泊在他們的屍體(食人島)上,PI清醒後因為飢餓開始啃著屍體(樹皮),成千上萬的蛆(樹檬)圍繞著PI,讓PI從混沌中清醒,堅決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他產生了求生的意志最後回到陸地,昏迷的那一刻跟心中的惡(老虎)永遠的訣別。

我喜歡殘忍而現實的故事,因為我覺得,這才是人生。
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